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番外最后一篇
(爱尚书吧):https://m.23shu8.com/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五月很宝贝自己肚子里这一胎。她将怀~孕的消息瞒住了不让张家老夫人和张坊知道,偷偷告诉给夏二叔和夏二婶,她想先跟娘家人研究出一个章程来,免得这次仍然吃了张家老夫人的亏。

虽然对肚子里这一胎怀着必胜的信念,五月并不甘心在闺女身上吃的亏。她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说的十分可怜,又说自己多么稀罕和心疼自己的闺女。

“……姐,你别看我婆婆表面上说话办事好像挺亮堂的,你这辈子恐怕都没见过这么跋扈的人。姐,我天天就盼着你回来能给我做主。”

五月向夏至央求,让她出面逼张家老夫人把闺女还给自己。五月还说了张家老夫人带着孙女的种种不好处。听起来挺邪乎的,但如果仔细一想又不是那么回事。

“五月姐,你这不是为难咱姐吗。”腊月不满地说道,“爷奶带孙子孙女的多的是,谁也不能说个错。”

这话属实。

隔辈人乐意带孩子,什么事都不用你操心,很多做媳妇的高兴还来不及呢。

“她要是像别人家那么带孩子,那我也没啥。可她,我婆婆她调理的蓉儿恨我。谁家婆婆这样。这闺女我不白养活了!”五月立刻叫屈。

“清官难断家务事。”夏老太太叹息道。

这样的事,夏至确实没法横加插手。

“五月姐,你可不是软弱人。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了?”夏至看着五月。

五月沉默了片刻,然后回过神来,又叙述张家老夫人的种种不好。

夏二婶在旁边忍耐不住,就也说让夏至帮忙。

“二嫂。”田觅儿就开了口。月牙儿、孙兰儿、腊月她们毕竟是矮了一辈,夏老太太又觉得自己并不是夏二叔的亲妈,所以有些话她们都不好说。

田觅儿年纪虽小,但跟夏二婶却是同辈,是五月正经的婶子,别人不好说的话,田觅儿却不用顾忌。

“咱娘说的对,清官难断家务事。咱家人正经没少给五月撑腰吧,要不是十六给她撑腰,她能如愿嫁到张家去?可撑腰归撑腰,谁也不能替谁过日子。路都给你铺好了,那得你自己去走,谁也替不了。”

五月和张家老夫人的事,只能五月自己去解决了。因为张家老夫人所做的事表面上都能占的住理。

“五月,你婆婆是厉害。可你也检讨检讨你自己个。你要不是那么多小心思,让你婆婆抓~住那么多小辫子,你也不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大家伙也能帮你说句话。你现在就让十六帮你抢孩子,你把十六当啥人了?你这不是害十六?”

田觅儿说着,越发的正颜厉色。

一屋子的人都被镇住了。

田觅儿虽然出自半个江湖之家,但个性温柔,又自由读书识礼,正经是个温和的大家闺秀模样。她嫁进夏家之后,就一直夫唱妇随地跟在小黑鱼儿的后面,好像从来没有自己的主张,一切都听小黑鱼儿的。

而在夏家人面前,她更是孝顺公婆,也从来没跟妯娌们拌过嘴。夏二婶和我五月对田觅儿的印象就是沉默寡言,总是带着一张笑脸。可这样温和的田觅儿却似乎天生有种气度,让人轻慢不得。

夏二婶和五月从来不觉得田觅儿厉害。她们认为她们是因为惧怕小黑鱼儿的缘故,所以不敢招惹田觅儿。而且田觅儿出手大方,也不跟她们住在一起,她们也无从招惹。

她们眼中的田觅儿,是温柔可欺没有主意也没有脾气的,就是依附小黑鱼儿的存在。

可今天田觅儿说出这番义正辞严的话来,她们都知道平常是错看了田觅儿。

田觅儿就是庄户人家俗话中说的那种平时不开口,其实万事心中有数的那种人了。

夏二婶和五月张口结实。夏老太太心中暗暗欢喜。

夏老太太对田觅儿这个儿媳妇是没有不满意的。实际上,夏老太太对小儿媳妇的要求并不高。

田觅儿对小黑鱼儿好,而且还能约束住小黑鱼儿一二,这就相当的完美了。

这边田觅儿将话说破,外面又来了人。

夏柱和郭玉环,连同郭喜夫妻两个都来了。郭喜看见夏二叔在家,脸上就有些变色。他当着人面拉住夏二叔,皮笑肉不笑地说:“二哥呀,你咋把老爷子过寿的日子都告诉错了。咱们亲家,我可没对不住你的地方。就算我对不住你,二柱可是你亲儿子,没有你这么活埋人的!”

夏二叔挣脱不得,脸色十分难看。

这个时候夏老太太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就张罗着大家伙吃饭,把事情岔了过去。

吃过晚饭,众人在一处唠嗑。一家子骨肉,又有时常不大见面,有多年分别的,自然是有太多的话要说。

夏柱不小心跟小黑鱼儿凑到了一处。小黑鱼儿抬手摸了摸夏柱的脑瓜顶,夏柱就吓得缩了一下脖子。

小黑鱼儿朝夏柱笑了笑。

夏柱心虚,赶忙弯腰作揖地跟小黑鱼儿解释他晚到的事。“……可能捎信儿的人说差了,也可能我老丈人听岔了。我爹他不敢……我爹敢,我也不能,我不敢……老叔你别打我……”

“先寄着你这顿打,你~爷的好日子,过后我找你算账。你说你有啥用,不是怕你~爷心里不好受,我早收拾你,省的你现世!”

这边郭玉环也在跟夏至解释:“……我们做小辈的能咋样,二柱和我都没啥主意。还是我爹娘寻思着不对劲儿……”然后就对夏至嘘寒问暖。

郭玉环还是像小时候那么会来事儿,嘴巴甜的仿佛抹了蜜一般。她跟夏至说了一会话,又跑到田觅儿身边去奉承。

田觅儿住在府城里,说起来很多时候比远在京城的夏至还更有指望。实际上,郭玉环这些年没少在田觅儿那儿得好处。

田觅儿出自富贵之家,嫁了小黑鱼儿又是个有本事、散漫花钱的,田觅儿一贯手松,并不把一些银钱放在心上。

当晚众人各自歇息,夏家前后院几乎住满了人。

第二天早上,夏至早上起来。虽然北镇府的腊月天气,但炕烧的热,地下还拢着炭盆,所以并不觉得寒冷。夏至洗漱过,趁众人还没有都起身,就走到外面来。

晨光微曦,夏至呼吸了一口清寒的空气,耳边听着远近的鸡鸣狗叫,微微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穿的多,就不觉得冷。童年记忆中的景色、气息和声音,让她很是自在,就这么站着,便有了一种淡淡的幸福的滋味。

李夏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将自己的狐皮大氅给夏至披在肩上。

“不冷?”

“不冷。”

“想到小时候的事了?”

夏至嗯了一声。其实她这个时候也没想什么具体的事,只是沉浸在那种感觉当中。

“我明白了。”夏至突然说了一句。

“明白什么?”李夏问。

夏至微微闭上眼睛。她并不是那种俗话说的生在福窝中的孩子。她童年的生活可以说是比较困苦的,当然后来慢慢地好了起来。

很多不好的事情,她都已经忘记了。能够清晰地回忆起来不好的事,已经寥寥无几,在她的记忆中,也就是一两个点,很好的事,也是那么几件,也是几个点。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记忆的整个基调。

她记忆的基调是幸福美好的。

夏至想,她应该并不是个例。所有的人应该都是这样的。哪怕曾经经历过重重的黑暗,但只要努力冲破了这种黑暗,记忆的天空就会是美丽的颜色。

生而为人,就有义务让自己的天空美好起来,不让任何人、任何事污染自己的天空。

所以,人要自强不息地活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其实,我的命挺好的。”夏至跟李夏说。

李夏低头看了夏至一眼。夏至确实是一脸的幸福。李夏微笑:“我就希望孩子们跟你一样。……十六,我其实不大信命。命有是由人自己造的。”他希望自己的孩子们都能够像夏至,自信豁达,努力向上,做强壮的生命。

这样的人,无论起点如何,无论碰到什么事情,最终都是老天所青睐的。

这个时候众人已经都纷纷起来了,夏桥喊夏至和李夏去后院吃饭。

今天是夏老爷子办寿的正日子。

夏家准备了流水席,屯中的人只管上门赴席,夏家并不收礼。这些流水席都摆在外面,屋里另外预备酒席只招待亲族挚友。

六月两口子,田来宝一家,夏大姑一家人连同珍珠两口子都来了,还有岳红一家,田带娣一家,然后田括、田齐并李山长和田夫人都来了。

夏家门前车水马龙,宾客盈门。

夏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而实际上,比起今天这样的排场,他更稀罕昨天夜里前后院都睡满了人的那种场景。

儿孙满堂,睡的满炕都是,住都几乎要住不下了,对于他这样的老人来说,就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小萝卜头们吵嚷拌嘴的声音在他的耳朵了都跟仙乐似的。

夏至在田夫人面前支应了半晌,就跟夏大姑凑到一处说话。

“你不陪着你婆婆?”夏大姑这是劝夏至。婆媳两人不在一处,这些年来夏至的日子过的自在,如今回到北镇府,夏至在田夫人面前多服侍服侍,不仅外头看着好,也能让田夫人心里舒坦。

夏大姑这是为了夏至着想。

夏至笑着让夏大姑不用担心。“我婆婆抱着孙子,就想不到我了。我在跟前不在跟前都一样。”

田夫人对自己的几个孙子孙女是真疼爱,又因为长年不在一处,就显得更加珍贵了。

夏大姑笑:“老年人都这样。”夏大姑也早就是做了祖母的人。她也帮着儿子媳妇照看孩子,但孩子主要还是长生媳妇带。

夏大姑始终没有将管家的权力交出去,不过是分了一些出去。遇到大事,长生夫妻两个还是得听夏大姑的。

郭姑父这些年就不大管事了,但还是一样帮着长生里外料理。郭姑父的身子不大好,按照夏大姑的说法,是年轻的时候累坏了身子。

郭姑父虽然有祖上传下来的杂货铺,但年轻的时候却非常肯做,为了节省些银钱,亲自扛大包这样的苦力活都做过。

“现在也不大干的动了。他活不到你~爷这个岁数。”夏大姑说。

随后就是些家长里短,直到珍珠走过来。

珍珠的女婿刚才夏至也见着了。夏大姑为珍珠千挑万选,最后选了个开当铺的财主的小儿子。那家两个儿子,是议定了往后要跟大儿子一块过,小儿子分不出单过,同样占当铺的股份。

按理说,夏大姑可以为珍珠挑更好条件的。不过她最知道珍珠的脾性,所以挑选了这一家。夏大姑知道,珍珠应该是处理不好婆媳和妯娌关系的。

即便是小夫妻两个,过的也并不十分和睦。不过夏大姑着实笼络珍珠女婿,珍珠女婿也是个老实人,虽然有些磕绊,这些年也就算是过来了。

因为夏至的缘故,田括还让手底下人带着珍珠女婿做了几回生意,很是赚了些银钱。

珍珠女婿并那一家子都很满足,即便珍珠有些不足,他们也都不计较了。

珍珠坐下跟夏至说了一会话,就被夏大姑打发去看自己女婿去了。

“那是个老实孩子,不会喝酒。”夏大姑怕姑爷被人灌酒。

“大姑,你疼女婿比疼我长生哥还厉害。”夏至笑。

夏大姑叹了一口气:“人心换人心。珍珠的脾气不好,我再不多想着点儿,让人家孩子心寒。”

夏大姑这么疼爱姑爷,就算是珍珠有什么不对,她女婿感念夏大姑,也不能太过计较。

哪一家又能一直顺风顺水,谁家都有个磕磕绊绊,多一份感情维系,那个家就会多一份稳固。

热闹了一天,李山长和田夫人并没有在夏家留宿。夏老爷子就发话,让夏至陪着公公婆婆回去。

夏至难得回到北镇府,再回来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因此李山长和田夫人就都阻拦,他们让夏至和李夏多陪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住些天,尽些孝道。

李夏和夏至留了下来,小奶娃跟着夏至。但夏至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却被田夫人带走了。

没了如今正在最调皮年纪的双胞胎,夏至一开始还很高兴,觉得自在的很。但过了一夜,她就没有那么自在了。

“人生的牵绊啊……”夏至叹息。

李夏只是笑。

夏老爷子和夏老太太就劝夏至回府城去。

“……你们俩能为我这件事回来,我就满足了。论理说,你们该多去你公公婆婆身边尽孝。在我这,你们这心意已经很足啦。”

“我后悔嫁给李夏了。”夏至说。

如果她不嫁给李夏,而是嫁给本地哪一户人家,那还不是说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就是回来住上一年半载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夏至这么说的时候并没有回避李夏。

李夏就在旁边干咳,一眼一眼地看夏至。

夏至就当李夏不存在一般。

“十六啊,你都是做娘的人啦,还说这孩子话。你上哪儿找李夏这样的啊。”

世事哪有十全,选了这个,必然丢了那个。

一家子骨肉说要分别,难免热~辣~辣的。

临别时,夏老太太、夏大姑、孙兰儿等人,甚至田氏都看出了夏至的担心。

“这要说起来还真难办。你公公婆婆也是上了岁数的人。这些年了,他们跟前儿也没个孙女孙女的。谁都知道,你婆婆最疼的是李夏……”夏老太太安慰夏至,“这些年你婆婆待你算是宽的了……”

“奶,我宁愿她待我刻薄点儿。让我把孩子留给她,这个绝对不行。那都是我的心头肉。”夏至明白地说道。

别的事情上夏至都能让步,唯独这件事不能。

夏老太太叹气,夏至虽然讲理理智,但从来心底里都是个要强的人。而且那一双儿女从出生就没有离开过夏至,夏至如何能舍得呢。

换做另外一个人,也一样舍不得。

大家都说难办。

“这事我交给李夏。他要是办不好……”夏至的眼神一暗。

回府城的路上,夏至和李夏在马车里讨论这件事。回到府城李家,就算不立刻就要面对这个问题,应该也拖不了多久,他们现在就得想出对策来。

李夏也觉得这家事请棘手。实际上,他们回到北镇府先在家里住的那两天,田夫人就隐隐地跟他透露过这样的心思。

小奶娃太小,还需要夏至带在身边。但双胞胎却是大了,正好她给照看着。李夏做官事忙,李山长却能腾出许多工夫来,正好教导孙子念书。

这是多好的事。

面对夏至,李夏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她支持夏至,但同时也不忍心让田夫人伤心难过。

不过,跟夏至说了一会,李夏就坚决地表态了,他绝对站在夏至这边一百年不动摇。

“就是你也想不出个主意来对不对。”夏至被李夏哄的心情略好。

“十六,咱们慢慢想,反正还有时间。”李夏就说。

如果夏至和李夏坚持要带走双胞胎,李山长和田夫人也不能太过强迫,不过到时候势必要有一场硬仗,两败俱伤。

夏至想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你总不能弃了官不做,所以咱们还是得回京城。”说不好将来什么时候还会外放到其他地方做官。

所以,能动的就只有李山长和田夫人了。

“山长这些年一心扑在书院上,夫人常年料理家务,咱们不如请二老到京城住上一两年。一来咱们可以尽些孝道,二来二老也能出来散散心。”夏至跟李夏说。

这样,就算是田夫人要把着双胞胎,夏至却能免得母子分离千里。

这么说着,夏至的思路更清晰了。

“大哥大嫂他们也在京城,山长和夫人去了,两个儿子都在身边,正好大家骨头团聚。”

李夏点头:“这是个好主意。我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

夏至的眼睛更加亮了:“我还有一个想法。山长恐怕丢不下书院,但这也好解决。现如今离开山长,家里还有不少人,支撑起书院不是问题。山长到了京城如果闲不住,咱们就在京城为他老人家办一间书院……”

能叫出李夏这个三元及第的大才子,还有那许多出息的学生和子弟,李山长本身就是金光闪闪的照片。

在京城再办一间书院,同时还能更加提高北镇府自家书院的声誉,夏至觉得,她和李夏完全能够说服李山长。

如果李山长肯去京城了,就更加不愁田夫人不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府城李家,田夫人和李山长也在商量同样的事。

田夫人刚带着双胞胎玩了半晌,让人带着双胞胎去换衣裳,李山长从外面走来,就盯着田夫人看,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又愁什么?”田夫人一边整理者手边双胞胎的东西,一边问李山长。

“我为你发愁。”李山长坐下说。

“我有什么发愁的。”田夫人这两天可以说是相当开心了,双胞胎就是她的开心果。“咱们泷儿嘴可真甜,比凤凰儿小时候会哄人多了。”孙女更是又漂亮又乖巧。

田夫人这两天满心满眼都是双胞胎,他问李山长:“你不稀罕孙子?”

李山长当然稀罕。“你想把他们俩留下,我看难。”

是难。

田夫人也很憷头,她设想了很多场景,她知道夏至不会愿意,真要挑明了,她和夏至之间难免有一场冲突。

“到时候受气为难的还是李夏。好容易一家子和和睦睦的。十六这媳妇就算是天下难找的。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再惹起轩然大~波。”李山长说,“再者说,孩子们一直在爹娘身边,这要分开了,肯定也舍不得。你忍心看孙子们难受?!”

田夫人现在或许还能看着李夏难受,反正李夏皮糙肉厚的了。可她忍心看着孙子们难受吗。

双胞胎要是哭一声,田夫人的心都跟着抽抽。

还有一件,夏至哪里是好相与的呢。而且,夏至这个媳妇也没有什么可挑剔的。这些年李夏在京城能够那么顺利,夏至功不可没。

田夫人咬咬牙:“要是不行,我就跟去京城,反正我得跟我孙子孙女待在一块。你自己留家里吧……”

没见着孙子的时候还好,这一见着了,小家伙们就牵住了她的心。再要分开,那就跟割她的肉一般。

“夫人,你竟要舍下我!”李山长伸手。

田夫人当然不放心离开李山长,就是这样才两难。

老两口唉声叹气,都在心里想辙。不过等双胞胎进来,老两口的笑容立刻都又爬满了脸。

还在回府城的路上的夏至并不知道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大半。她和李夏将对策想好,就又说起了别的事。

“咱们找一天,带着三个孩子陪你去书院好好逛逛。”夏至跟李夏说。

李夏小时候必定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而书院还是李家的骄傲。

李夏立刻点头说好。两人又商量着在北镇府这些天要做哪些事,去哪里玩。

只要生活还在继续,就必定会不断地出现很多问题,勇敢乐观地面对就好。

“要是山长和夫人不嫌咱们小孩气儿,咱们也请二老一起。”夏至又说,“将来你要是外任做官,咱们就活动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也把二老接过去。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才好。”

夏至笑着看李夏,李夏也笑了。

**

全书完

新书酝酿中,敬请期待ing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