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第二百六十章 可疑人等
(爱尚书吧):https://m.23shu8.com/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若是当真如此,那么战争之后能够活下来的兵卒将会大大提升!

对于一个医官来说,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的全新医术,此刻就在眼前施展,岂能不瞪大眼珠子,不肯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右屯卫的医官倒也不怕他们学,学会了技术不行,最重要的是蒸馏酒的技术,这个一直是军中严守的机密,就连他们这些人也不知道这些最烈的酒是如何酿制出来的。

没有高度数的烈酒,就学着消毒,那会害死人的……

刀具消毒完毕,医官来到房俊身边,先将身上的官服剪碎,露出创口,然后拿出一根小木棍递给房俊,道:“房少保,忍着一些。”

房俊勉强笑了笑,道:“来吧。”

将木棍咬在嘴里。

医官捏着刀,刀刃贴着箭杆切在皮肤上。

新罗医官的眼珠子又瞪圆了……

锋锐的刀刃将将切在创口,皮肤便犹如黄油一般顺畅的切开,没有丝毫迟滞之感。

这什么刀,也太锋锐了吧?

肌肤切开,皮肉翻卷,鲜血一瞬间便涌了出来,医官处置伤口的经验很丰富,动作也很熟练,鲜血刚刚涌出,白色粉末的金疮药便已经倒了上去,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止住了鲜血。

房俊紧咬嘴里的木棍,咬得咯吱咯吱响,疼得冷汗涔涔而下。

娘咧!

孙思邈这个老货别的地方挺好,就是有一样不行,人家华佗几百年前就研制出了麻沸散,结果孙思邈琢磨了半辈子也束手无策……

一旁的金胜曼更是面青唇白,看着皮肉翻卷的创口吓得纤手紧紧握住房俊的手。

皮肉切开一个十字形状的创口,终于将钉入身体嵌在骨骼筋络之间的箭簇给取了出来。

这支巨箭长达四尺,粗有一寸,巨大的箭簇足足有三寸长,带着锋锐的倒刺,根本就是一根短矛!

一旁的高侃看着医官给房俊处置伤处,低声道:“二郎,这是车弩所用的弩箭!”

房俊瞥了一眼,面色阴沉。

在火器未曾出现之前,车弩一直是军中威慑力、杀伤力最大的武器。这种将一张或几张弓安装在床架上,以绞动其后部的轮轴张弓装箭的武器,不仅仅威力大,而且射程远,多弓床弩可用多人绞轴,用几张弓的合力发箭,其弹射力远远超过单人使用的擘张、蹶张或腰引弩,杀伤力惊人。

但是这种武器有一个缺点,那边是准度不够,战场之上想要形成战果,往往需要配合大规模齐射的战术。

如今这支弩箭能够准确瞄准房俊,若非亲兵舍命挡在前头,怕是此刻已经命中了房俊,这等准度,只能说明一个原因——发射这支弩箭的车弩,距离一定不远!

医官给房俊的创口上药,然后用纱布仔细包扎,房俊忍着疼,抬手指着正前方,对高侃说道:“这个方向,五百步之内,所有房舍楼宇尽皆封锁起来,但是千万别引起恐慌,如今芙蓉园中汇聚了数万百姓,且有人离开有人进来,流动性非常大,一旦引发群体事件,后果不堪设想。立即派人给陛下送信,要严密保护陛下之安全,谨防有人浑水摸鱼,对陛下不利。”

“另外,盯紧左屯卫!”

“喏!”

高侃当即领命而去。

所谓的封锁楼宇,他知道不会有什么效果,车弩这种东西很是笨重,转移不易,但是这种武器却是由很多部件组合起来的,既然能组成,自然能够拆卸,化整为零便于携带,只怕这会儿早就转移了。

真正的目标,还是左屯卫!

今日的芙蓉园,除去陛下驾临的紫云楼尽皆由“百骑”护卫,其余地方全部是左右屯卫的一部分精锐进驻布防,车弩乃是军中利器,寻常人家根本不可能拥有,而且这等武器能够流入芙蓉园,避过所有人的耳目在光天化日之下击杀房俊,没有布防军队的隐瞒甚至是掩护,绝无可能做得到。

右屯卫自己自然不可能有人刺杀房俊,那么唯一的可能便只有左屯卫!

房俊被亲兵部曲抬起来放在一张拆下来的门板上,送到了金胜曼居住的别苑之中,既便于照顾,亦能躲避有可能存在的危险。

另一边,高侃留下一队兵卒继续布防,疏导百姓,自己则带着一队三百人的精锐沿着房俊所指明的方向挨门挨户的搜索,即便正如想象的一样,毫无线索可寻,却依旧每至一处便留下人手严密封锁。

直至到了距离金胜曼所居住别苑正北方大约四百步的地方,一队兵卒拦住去路……

这是一处别苑,规模不小,巨大的槐树掩映着砖墙,树影婆娑之间,隐隐可见院内的楼台馆阁,甚为奢华。

高侃一眼便看见了别苑当中那一处矗立着的主楼,距离、高度都非常合适,见到门前有几名兵卒把守,初时不以为意,便命令手下兵卒冲进去,仔细搜查整个院落。

却不成想刚刚将两个守门兵卒推开,踹开大门,便被里头蜂拥而出的一队兵卒吓了一跳……

足足有不下于百人,自院内呼啦啦跑出来,一个个身形剽悍横眉立目,为首一员校尉手按横刀,瞪着高侃等人呵斥道:“放肆!知道此地乃是何人居所么?居然这般肆无忌惮的硬闯,尔等是哪一卫的,想死不成?”

这些人很是嚣张,浑然未将右屯卫放在眼中,高侃两只眼睛都亮起来!

简直就是欲盖拟彰!

今日芙蓉园对外开放,所有原本屯扎于此的兵力尽皆撤出,交由左右屯卫驻扎布防,除去魏王李泰的居所由魏王府的侍卫把守之外,绝无可能再出现别的的军队。

高侃排众而出,盯着面前这个校尉,冷冷道:“吾乃右屯卫将军高侃,奉皇命布防芙蓉园,尔等何人,居然无视皇命,滞留芙蓉园,难道想要造反不成?”

对方明显有些慌张,说道:“吾等乃是左屯卫兵卒,奉吾家大将军之命,驻守此处……”

“放屁!”

话音未落,高侃便怒叱道:“左屯卫上上下下,哪一个本将不认得?尔等真是胆大包天,胆敢冒充左屯卫兵卒,难道欲行不轨之事乎?来人,将这些乱匪统统拿下!”

这些人嫌疑很大,高侃不敢诸多纠缠,万一被他们销毁了车弩,那边是死无对证,故而哪怕明知此地不能爆发大规模的冲突,却依旧毫不犹豫的下达命令。

在他眼中,所谓的责罚根本就不重要,只要能够缉拿住刺杀房俊的凶手,哪怕丢官罢职、身陷囹圄,亦是在所不惜!

至于房俊的叮嘱,早就丢到了九霄云外……

身后数百兵卒顿时如狼似虎一般扑了上去。

对方又惊又怒,大声道:“住手!此地汇聚无数百姓,尔等这般张狂行事,难道就不怕伤及无辜,不怕引发大规模的動亂吗?”

高侃哪管这个?

大手一挥,示意手下不必顾忌,冷冷道:“尔等身份可疑,极有可能意欲行刺陛下、颠覆朝廷,速速束手就擒尚有一丝自辨的机会,若是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别管那么多,先给这些人扣上一个天大的罪名,令他们投鼠忌器才是正途。

果不其然,这些人顿时吓了一跳,意欲行刺陛下、颠覆朝廷,这样的罪名谁能承受得起?

大家面面相觑,虽然接到的命令乃是撤出芙蓉园,不必在意有可能发生的阻拦,然而此刻若是他们敢还手,对方必然大开杀戒,说到底人家是奉皇命布防此地,他们这些人自然理亏,伤了对方便是违抗皇命,不动手又怕给对方给杀掉……

就在此时,一阵整齐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远处一人大喝道:“统统住手!”

说话间,一匹骏马疾驰而至,马上一人顶盔掼甲、紫色披风飘扬飞舞,刹那间来到近前,手里的马鞭冲着高侃便抽下去,口中大骂:“娘咧!右屯卫当真天不怕地不怕哦,连老子的人也敢抓?”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