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在现代(二十二)
(23书吧):https://m.23shu8.com/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开窗的情况下,笔记本翻开了?

这是有人进过我房间?

或者说,闹鬼呢?

额,我身边就跟着一个鬼,闹鬼好像也很正常……

那一秒钟,我脑海内闪过了数不清的想法。

而与此同时,我看到笔记本翻开的那一页上画着一个怪物。

那怪物有着人类的形态,但却是由一条又一条细小蠕动的虫构成。

这说起来很诡异,很恐怖,可实际上呈现出来的感觉却并非如此,因为这幅画很简陋,很粗糙,就像是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在那里胡乱涂鸦。

不会吧?有熊孩子进了我房间?隔壁那对的亲戚?我一边思索,一边拿起笔记本,快速翻看起来,寻找别的痕迹。

只是翻了两页,我就看到了一段又一段的文字:

“我画画水平真的不行。”

“主要的问题不在于我,我曾经被称为艺术大师。”

“战争就是艺术!战争就是美学!”

“我就像是做了以前经常做的那个梦,梦里面充满这种奇怪的语言。”

“我这个腐烂的家伙!”

“我们果然是女人!”

“……”

这一段段话语倒也不是那么难以阅读,但那人称显得很是混乱,看得我一阵头疼,本能就停止下来,合拢了笔记本。

这有问题!

这就跟黑魔法的咒语一样!

我这两天也算是经历了不少事情,勉强平复下心情,将目光投向了窗户。

窗户的玻璃上,那个就像在做COS的金发女鬼随即浮现了出来。

“你知道是谁做的吗?”我压着嗓音问道。

“一个恶灵做的。”女鬼嗓音飘忽地回答道。

恶灵,听起来比冤魂恶鬼高端啊……作为一个玩过不少外国游戏,看过一些国外电视剧的现代青年,我觉得这称呼上似乎有些门道。

“额,恶灵是不是更厉害?”我斟酌着问道。

女鬼轻轻点头,表示肯定。

“这会不会比较麻烦?”我又有了请戴女士驱鬼的想法,但又担心她搞不定恶灵这个层次的鬼物。

“我也是恶灵。”那女鬼简洁说道。

“……好吧。”我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他,我是说那个恶灵在我笔记本上乱写乱画有什么目的?”隔了几秒我才记起询问的主要目的。

那女鬼摇了摇头:

“不知道。”

“……”我张了张嘴,改了话题,“怎么称呼?”

不能总一直女鬼女鬼的叫,这不礼帽,不,礼貌。

“莎伦。”那女鬼说完,身影逐渐变淡,消失在了玻璃窗上。

见她很是平静,一点不慌,我也就放下心来,自我调侃了一句:

“事情很大,慌也没用,专心睡觉!”

接下来,我洗漱,上床,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我很往常一样,准时醒来,赖床十分钟,磨磨蹭蹭出门,于前往公交站的途中买了份万物皆可卷的卷饼。

就这么拿着卷饼,我乘坐公交,抵达了公司,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认认真真地吃起早餐。

哎,如果不是昨晚放纵了自己,我本来该配一杯甜豆浆的。

想到甜豆浆,我联想到了常买的那家店出的新品种:

咸豆浆!

这似乎少数几个地方的独特吃法,豆浆里加酱油!

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我认真享用完早餐,开始准备工作。

就在这时,差点迟到的罗珊冲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

“来来来,请你们喝饮料。”她对着这个办公室的其他人说道。

她是个人缘不错的姑娘,包括我在内,大部分人都站了起来,围了上去。

“什么饮料啊?”我随意问道。

罗珊边放下坤包,边将手里的袋子递向大家:

“哎呀,我为了抽到自己想要的,买了好多瓶。

“都是不同口味的。

“哎,是个人就有赌性!

“来,抽抽看,看能抽到什么?”

她在说什么啊……我在心里对罗珊的语言表达能力产生了一定的怀疑。

不过,最后一句话我还是听懂了,忙将手伸入袋子,拿出了一瓶饮料。

不知道会是什么口味的?我闪过这么一个想法,就看见了熟悉的瓶身设计。

那是由一条条蛇状纹路扭成的瓶子!

这和我之前喝的“刺客”饮料很像,只是颜色有点不一样!

之前是现在黑,现在是蓝!

“……”我忙将瓶子转了个身,看见了正面的名称:

“教唆者”

“你不喝吗?不喜欢这个?要不喝剩下这瓶?”罗珊见我在发呆,疑惑地指了指袋子里剩下的最后那瓶饮料。

那饮料的瓶子就像是一团拉长的火焰,很是酷炫。

“不,我只是在想,在想……”我下意识拒绝,寻找起理由。

一个个想法划过,我脱口而出道:

“我在想要不要配点零食!”

说话间,我从兜里拿出了黄总那没有血缘关系的外孙女黄嘉嘉送我的零食:

那一小包蘑菇干。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