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6】 山内重则
(爱尚书吧):https://m.23shu8.com/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站在引水城楼门前的,是一个身材极高大的男人。

男人身材壮硕,脑门上是当代年轻人标准秃顶式月代头,衣着朴实无华,衣衫间露出的胸膛上遍布着道道疤痕,腰间挎着一柄大太刀,约莫一米三四,比寻常足轻的打刀看上去更大,也更重。

这种大太刀重心相对寻常太刀要更靠前一些,挥刀时的威势也更重,连寻常竹甲在这一刀面前也会轻而易举的被一分两断,整个人看上去凶悍异常。

他叫山内重则,是一名武士。

不是寻常足轻那般拎把刀就敢自称的武士,而是受到苇名家所封,在苇名城附近有一座村庄作为领地的真正贵族,身为苇名家臣的武士。

这个荣誉是他在苇名与内府的战场上取得第一个十五人斩后所获,既是他一生的荣耀,也是能向后世子孙流传的家底。

他已经将命许给了苇名一族。

传信的飞鸽早在观月望楼大门被打开的瞬间就已经过他手飞过重楼,直直飞进苇名城里。

此时,那飞鸽应该已经飞到弦一郎大人手里了吧?

苇名弦一郎,这是他山内重则此生效忠的男人的名字,也是他最崇敬的人。

这位弦一郎大人出身市井,从小被一心大人所收养,但从小便展现了横溢天资,无论军略、眼光、用人亦或是自身武力,都堪称一代天骄,最终被当时的一心大人从一介区区流民破格提拔为养孙,冠以‘苇名’之姓——光是看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弦一郎大人的出众之处。

山内重则始终相信,苇名一国必然会在这个男人的带领下击败内府逆贼,扫平乱世,统一整个日本。

而他山内重则的名字也必然会随着弦一郎大人的崛起,响彻整个日本

他可是弦一郎大人亲手提拔起来的武士。

天下第一武将,这是山内重则的野望。

虽然现在还只是个小小的足轻组头,但山内重则对自己很有信心。

毕竟他虽然因为长相很老还留大胡子的缘故常常被人认为是五十岁的大叔,但实际上他也是个刚刚二十岁充满朝气的青年人啊——只要不断锻炼变强积累资历,他肯定等得起的!

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看住这位被弦一郎大人看重的‘御子’大人。

为此,山内重则不惜将大半个组的足轻都召集到这城楼门口看守各处要害,虽然只有六个人,但他们可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无论警惕性还是实力都值得称道,哪怕被人攻破也至少会喊出一两声,而且凑齐三人一组的话,哪怕以他山内重则大人的实力也不敢直缨其锋,非得分个击破才能战而胜之。

再加上从观月望楼通往城外的通道只有引水城楼这一条路。

如果说只有保护‘御子’的忍者或是家臣一人,山内重则还不敢保证能拦住那些身手灵活飞檐走壁的武士和忍者。

但要说再带上一个人?

嘿嘿,摔不死他!

抱着对自身聪明才智和强大实力的信心,山内重则一脸平静的驻守在引水城楼门口等待——等待手下足轻传来的警告,或是等到小的们把那个该死的侵入者带到自己面前。

只要握住这条要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等了约莫半刻钟时间,山内重则确实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不过这个结果吧......只来了一半。

只见那侵入者衣着邋遢,面色平静,人确实是完好无损的到了,不但到了还一脸淡定的当着他的面宰了他俩手下。

血腥气随着时间缓缓溢散开,铺洒一路。

山内重则看着那男人一脸无事发生的模样,顿时面目通红,心底一股子戾气横生。

愤怒冲得脑门生疼。

——弦一郎大人怎么还不来?!

握刀的手,微微颤抖。

这倒不是说他怂不怂的问题,关键就是有点......想他。

仔细一想还真是好久不见了——以前他还请自己吃过饭呢!

不过正所谓两强相遇勇者胜,古时剑客们在与对手狭路相逢时,无论对手有多么的强大,就算对方是天下第一的剑客,明知不敌,也要亮出自己的宝剑。即使是倒在对手的剑下,也虽败犹荣,这就是亮剑精神。

山内重则面对这种情况那是从来不怂的!

虽然心里很想和对手交流一下自己的剑道体悟,但武士对决哪有那么多废话,拔剑就干。

山内重则一脸凝重的拔刀半横胸前,道路两旁的火光微微摇晃,在黑夜里映出两人的影。

韩白衣也拔刀,左脚在前,右脚在后。

经过一路血战,他已经大致掌握了这具身体最基本的战斗技能,但也仅仅是‘最基本’的技能而已,几十年如一日的忍者修行让狼的身体精壮坚韧,虽称不上力搏虎狼、生撕小日……但至少不是像韩白衣说的那样身娇体软易推倒。

无论是速度、力量、反应力都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韩白衣所知的人类极限。只是刀术、潜伏以及各种技巧,由于是韩白衣在使用的缘故,相比本体显然是略逊一筹的。

不过韩白衣也有他的优势。

集中精神,深深吸一口气,韩白衣目中闪过一线寒意。

脚下从缓步渐渐变成小跑。

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

“喝啊——”

山内重则怒吼着劈斩,长度足有一米三四的大太刀在他手中轻若无物,风声呼啸着撕裂空气,直朝韩白衣躯干而来。

韩白衣面色不变,山内重则的动作在他眼中慢如蜗牛,可局限于自身速度,只得竖刀前架。

‘当’的一声,两刀一触即分,空中闪烁着点点火花。

山内重则的攻势却并未随之减缓,随着架刀借力,刀锋一转直朝韩白衣颈部而来。

由于出身于武士家庭,山内重则的刀法称得上是登堂入室,又因其主使大太刀,且久经战阵,对借力打力的把握可称得上是极其娴熟,刀锋拧动间总能在以命搏命的搏杀中让刀身巨硕的大太刀在敌人视野死角出现。

可惜这在战场上百试百灵的刀法在韩白衣面前却是无用,身处的韩白衣,全身上下动得最快的身体部位除了大脑就是眼球,超高速的观察甚至让韩白衣眼球都缓缓浮现血丝,眼部肌肉一个劲儿的发酸。

但是很清楚,所有的动作、细节、刀锋转动、肌肉变化都非常清楚。

所有都能看到。

正所谓天下武功,无不可破,唯快不破。

这种快并不只是手快,更是眼快,反应快。

虽然韩白衣的剑道造诣确实不怎么样,但是超快的反应速度,和狼叔超越常人的身体素质却让他有了快速适应战斗的资本,一招一式间均是他对狼叔剑道的学习与对山内重则的试探,整个人如同海绵般快速的吸收学习着狼叔的战斗经验,摸索独属于自己的战斗风格。

超越常人的身体与不走寻常路的刀法,让韩白衣的每一击都犹如羚羊挂角,如鸿落羽,飘摇不可探寻,与日本剑道的寻常刀路全然不同,但却每一下都直指自身要害。

哪怕身在生死搏杀之中,山内重则也能感觉到对方正在以自己难以想象的速度不断进步着,即便双方互为敌人,这个男人心中也忍不住生起一股钦佩之意。

如果他知道韩白衣那几下只是凭感觉瞎几把戳的,不知道心头会有何感想。

漆黑的夜中,两人都只凭着那微弱的火光判断着对方的位置,脚下借着小碎步不断移动身形,手中长刀连连碰撞,在半空蓬起一个个闪耀的火光,刀光有如梦幻泡影,尖锐的钢铁碰撞声直刺耳膜,震得人脑袋里嗡嗡响。

虽然看上去两人好像势均力敌,但只有场上的二人才知道,从最开始韩白衣就牢牢把握着进攻权,山内重则光是抵挡就已经耗尽全力。

他是在拿我试刀。

山内重则脑海里闪过这种念头。

数秒后,感觉到自己精神突然有些恍惚虚弱感,韩白衣猛地警醒,立刻借助狼叔的经验捉住对方的一个小破绽,两刀拉着火星一路交错而过,刀刃微偏斩断手指,小腿用力踏地,手中横刀不动。

只是身形微错间,便已有结果。

火光下的刀影在倏忽间消失。

两人交身而过,刚好错开半个身位。

啪嗒。

四根手指连带着小半个手掌落在地上。

掌根却和仅剩的拇指紧紧握刀,仿佛死都不愿松开。

男人跪倒在地,颈部的一道血线仿佛泄去了高大身体里的所有力气,脸上带着笑容。

血流喷涌,

韩白衣止步收刀,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