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间
护眼
纸张
夜间
A- A+
【228】听说你想搞橘色?
(爱尚书吧):https://m.23shu8.com/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

职场混迹守则第三百一十七问:当看到老板和未入职职员私下亲亲时,该做出什么反应?

闪灵的表情僵硬了一瞬,然后动作缓慢的把头扭向一侧,强行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

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秘书了,有些事情要学会自己干了。

目光却依旧是止不住的往韩白衣和斯卡蒂的方向飘。

噫,还是舌吻

这么刺激的嘛!

闪灵把脸扭过去,小手在脸侧扇扇风,给自己看上去大概很红的小脸降降温。

虽然她也是走过五湖四海,见过各种大风大浪的人物了,但二十多年来,闪灵都在为了拯救矿石病患者,挽回萨卡兹种族地位而奋力拼搏。

谈恋爱这种东西,青春期的时候倒也幻想过,但是看看周边那群五大三粗,随手拿着天灵盖当酒杯的萨卡兹豪爽汉子们,闪灵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大概要一生投身于不朽的事业之中了。

韩白衣则是蓦的从那两瓣温软中带着一丝清凉的温柔乡里拔身而出,脑子里似乎还回响着刚刚斯卡蒂松口时发出的那一声‘啾’的轻响。

不过不同于纯情的闪灵同学,韩白衣毕竟是有过驾驭把持双马尾开车经验的经年老司机了,虽然斯卡蒂的味道很好,他还想尝尝,但却依旧能保持理智。

“斯卡蒂你们,都是这么道歉的吗?”

韩白衣不知想到了什么,表情不由得有些复杂。

斯卡蒂则是展颜一笑:“我也不知道但是研究所的那些家伙在解说种族资料的时候都这么说。”

“不过,好像只有同伴之间才会这么道歉吧?在研究所的时候,除了在‘下面’执行任务之外,我还没见过族人呢。”

这下韩白衣倒是愣住了。

“那你之前的同伴呢?”

听到与曾经有关的话题,斯卡蒂的表情不由的有些低落:“没有同伴,连在‘下面’见到的族人也与我不是同一群落在那里的时候,大多是临时的小队,谁也不知道周边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那些灾厄,每一次任务都会死很多人”

“抱歉,我不太想说在那里的事情。”

斯卡蒂抿着唇,拒绝继续往下回答。

在与韩白衣确认了同伴关系之后,斯卡蒂在他面前就仿佛变了一个人。

刚刚明明连说两句话都显得支支吾吾的,在确定了同伴身份之后,却马上就开朗起来,虽然依旧是那副三无表情,但说话方式立刻便与之前大相径庭。

似乎‘认可’与‘未认可’这两种情况,对斯卡蒂而言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不知道是种族特性,还是斯卡蒂自身的社会交往方式。

“哦,对了。既然这样的话,你也和她道个歉吧。”韩白衣说着说着,忽然将矛头指向了身后强行扭头,脸色却透着淡淡粉红的闪灵,“这是我的保镖,也是秘书,她叫闪灵,是个实力十分出色的近卫和医疗职业者。”

“诶?!我吗!没关系的!刚刚我们只是有些小误会,不需要道歉了。”

正扭着头强行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听不到的闪灵,听到韩白衣忽然提到自己,又想起斯卡蒂的道歉方式,不知脑中想到了什么画面,原本就泛着淡淡粉红色的脸色顿时像充了血也一样由浅变深,额头上的淡金色发丝都被吓得立起来,两只小手在身前一个劲儿的摇。

斯卡蒂听到韩白衣的话,原本还带着淡淡笑容的三无表情忽然恢复原状,似乎有点不太开心的样子,小脸扭开一个小小的角度。

“不要,她不是同伴。”

声音很低,但却很明确的表现出了她的意思。

斯卡蒂对同伴的选择,从某种方面上来说,似乎带着种极具个人风格的严谨。

韩白衣有些不解:“可是我们不是同伴吗?闪灵也是我的同伴啊。”

他才不是想看什么闪灵和斯卡蒂搞橘色的旖旎场面。

只是,斯卡蒂第一次有了道歉的人,如果她再和闪灵成为挚友,双份快乐互相重叠,这样不就会带来更多的快乐了吗!

所以,韩白衣才会为她争取一下。

斯卡蒂在这个问题上却是一副出乎意料的死倔姿态:

“不要,她没有我强,所以她是你的同伴,不是我的。”

韩白衣一脸懵的样子。

闪灵反倒长长松了一口气。

如果按照斯卡蒂式道歉法,如果她真的要跟自己道歉,那自己是接下呢,还是不接呢?

闪灵试着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连背景音都是粉红粉红的。

抬起头,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站在身前的自家boss。

闪灵觉得自己寄希望于她们家白先生,似乎不是什么好主意。

见斯卡蒂的态度如此坚定,韩白衣也没有强迫她的意思。

从某种方面来说,斯卡蒂这种依靠实力维持的友谊,对韩白衣而言,反倒比利益关系更加坚韧。

至于斯卡蒂是不是背负着什么任务使命接近他?

韩白衣觉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这种东西吧

日久见人心。

“硝烟、血液、尸体”

“真是美妙的地方。”

“是久违的战场呢”

“不过好饿,好饿啊”

“想要源石。”

“源石在哪里呢?”

逐渐血红的视线让她的理智开始陷入崩溃,第二种人格让这个有着一头美丽淡金色短发的女孩身姿有些扭曲,手中的黑色法杖闪耀着美妙醉人的光。

尘烟吹拂,黄色的毛衣就那么顺着肩膀耷拉下来,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衬。

一蓝一黄的异色瞳孔,面上的略有些邪魅的笑容,柔美的苍白面容,入眼的一切都让她的形象如此凄美绝艳,美得仿佛梦中幻象。

在她身后,维多利亚国立大学那片广场已然被一片大火吞没,无数帐篷在火中点燃,连带着昔日运送至此的支援物资也被淹没在火海里,连天空都被暗红染透,好似在天穹上挂下一副幕帘。

空中飘散着星星火光。

女孩一步步的向前走着。

身形在火光照耀下,略显扭曲。

黑色的影,在脚下不断不断拉长。

“接下来该去哪里呢?”24

继续阅读: 上一页|下一页